www.330222.com

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上线近两月热度不高 打歌土壤

更新时间:2021-02-18

    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上线近两月评分人数没破千

    打歌节目变游戏综艺

    羊城晚报记者 黄翔宇

    在优酷视频播出的对抗类音乐节目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上线近两个月,豆瓣评分7.2分,高于及格线;但评分人数不足千人,播出热度不高,微博话题和热搜数量也不多,没能引起大众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打歌”这一概念并不新鲜,日韩均有成熟的打歌节目。但这种通行于亚洲音乐市场的歌曲宣传模式却在中国遭遇“水土不服”。在优酷的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之前,爱奇艺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就曾在2018年分别推出《中国音乐公告牌》《由你音乐榜样》两档打歌节目。三大巨头相继试水,却未能制作出一档“出圈”的打歌节目。有业内人士认为,好的打歌节目能推动乐坛良性循环,但在国内仍需要时间培养。

    何谓打歌

    本是舶来产物,偶像出圈捷径

    在流行音乐领域,“打歌”一直是极为重要的宣传手段。无论是刚出道的新人还是坐拥千万粉丝的巨星,都会借助“打歌”来扩大新作品的影响力。由此而生的打歌节目结合了综艺和音乐两种形式,节目在电视台或网络平台播放,歌手在节目上表演新作品,增加歌曲曝光度;听众可以通过投票、打榜等方式支持喜爱的歌曲,从而让其在排行榜上拿到更好的名次。

    而在偶像工业发达的韩国,打歌节目更多是服务于偶像团体,职业歌手大多不会参与,影视剧的原声带也不计入榜单之内。偶像团体在发新歌之后都会经历三至五周的打歌时间,往往一周就会跑四五档打歌节目。值得注意的是,韩国有大量的打歌节目,三大电视台SBS、KBS、MBC制作的打歌节目更是人气颇高的全民综艺,打歌节目因此成为偶像团体走出粉丝圈层、获得大众认知的最重要途径之一。

    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从参演歌手阵容来看并非偶像团体定制节目。该节目目前播到第八期,前来打歌的歌手既有张蔷、面孔乐队这些成名已久的歌手或乐队,也有谭维维、刘维、张远等选秀歌手出身并在歌坛活跃十多年的艺人,还有孟美岐、乐华七子NEXT、秦牛正威等偶像新秀。节目上,他们带来自己的新歌,结合灯光、舞美,为观众带来视听表演。但节目并没能把歌曲“打”出圈:节目播出后,这些歌曲没有引起更多关注和传播,在各大音乐平台排行榜上的位置也见不到实质性的变化。

    引发争议

    游戏比打歌多,节目效果一般

    《宇宙打歌中心》的节目立意是“让音乐回归舞台,让好音乐被人听见”。早在节目播出前,节目总监制孟庆光便介绍了该节目的愿景:“希望节目本身能立住并坚持下来,变成中国所有歌手打歌的基地。”然而从节目形式来看,《宇宙打歌中心》更像是一档穿插了歌舞表演的艺人游戏类综艺,而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打歌节目。

    节目的规则设置就充满了游戏的味道。每一期有六组歌手,分为两队进行三轮的阵营对抗,400名现场观众对舞台表演进行即时打分。歌手表演后需要先自行估分,节目组再宣布观众评分,估分与评分差值较小的那组获胜。六组歌手表演结束后,将各队的三轮分数差值相加,总差值较小的一队成为当期获胜方,每位队员赢得一枚“音乐自觉”徽章。落败的一队则需要接受惩罚,内容包括踩趾压板、夹气球等游戏综艺常见的项目。有网友评论,以差值为评分标准的规则弱化了观众打分的意义,把竞演变成了展演。

    国外成熟的打歌节目以音乐表演为主,每一期都有十几组艺人登场。《宇宙打歌中心》在艺人数量较少的情况下,尝试通过加入游戏环节来丰富节目,却削弱了音乐打歌的部分,让节目变得名不副实。跟大部分音乐综艺一样,《宇宙打歌中心》也推出了只收录舞台表演的“舞台纯享版”,但这就更尴尬了:一期完整节目将近100分钟,纯享版竟然只有不到半小时。有网友评论:“看来‘打歌’只是噱头。”

    业内讨论

    多给一些耐心,培养打歌土壤

    有业内人士认为,《宇宙打歌中心》等打歌类节目虽然暂时未能取得预期效果,但不失为一种有益的探索:“我们还是应该给打歌节目多一点耐心。”打歌这种音乐形式在国内的呈现不必与韩国或其他国家一致,应有属于自己的特色。此外,打歌节目确实为一些有作品的实力派歌手提供了舞台,有助于优质音乐作品的传播。据乐华创始人杜华介绍,《宇宙打歌中心》制作的消息刚刚发布时,歌手谭维维便主动请缨上节目打歌。而在此之前,谭维维正为自己的新专辑《3811》得不到足够的关注而发愁。在《宇宙打歌中心》第三期,谭维维如愿演唱了新专辑中的《阿果》。如果一档打歌节目能够撑住,让内容创作者和歌手看到希望,或许能成为打开乐坛良性循环的那把钥匙,催生出更多的优质作品和超级巨星。

    但也有业内人士提醒,目前《宇宙打歌中心》的参与歌手数量仍然较少,当中还不乏出品方旗下的艺人,节目难免有自娱自乐之嫌。打歌节目应该有更多歌手参与,才能发挥其真正的价值。如果只是为了捧自家艺人,打歌节目便失去其存在的意义。